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时间:2019-07-24 08:00:01 来源:家庭医生在线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运势 > 手机阅读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妹妹篇

我们俩,是人世间认识最早的两个人。在我们的父母都不知道我们的真面目前,我们已经在娘胎里相伴了整整十个月。

姐姐,不是所有人,都有我们这样的幸运。

妈说,她怀我们的时候,肚子一直一边大一边小,一边总是做着大幅度的运动,一边偶尔来一下轻微的蠕动。妈一度以为自己怀的是龙凤胎。

十月怀胎,妈受尽了磨难。我们在妈肚子里七八个月的时候,她就无法躺着睡觉,好不容易熬够十个月,我们又害得妈难产。

妈说,我们俩出生后是完全不同的两种状态,你哭声响亮,活力四射,我像一只病猫,奄奄一息——医生和妈都以为,我可能活不了多长时间。

在父母精心照料下,我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生命指标。却不料,尚在襁褓中的你我,因为父母的一个决定,从此分开,过上了完全不同的两种生活——你被送给城里的姑妈抚养,我则被留在乡村,和兄弟姐妹们一起生活。

一切都是大人的安排,我们无从选择。

命运安排我们在同一个家庭出生,却又安排我们在不同的家庭长大。我闻着乡村炊烟的气息,你嗅着城市汽车的尾气。你是父母的唯一,我是父母的之一。

我们在不同的环境中,慢慢长大。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少年时,你来我家,我们躲在老家的屋子里,你冲着外面干活的母亲喊:“妈,妈”,高一声低一声,妈一声声地答应着,我们则躲在屋里笑成一团——为妈分辨不出我们的声音而兴奋。多年后想起,不禁泪水潸然。姐姐,当我们都做了母亲后,我才深信,世间再相似的声音都不会瞒过我们的母亲,她是多么愿意听到你喊她一声“妈”,我也深信姐姐你,又是多么想喊她一声妈。在妈有生的日子里,没有听到你当面叫她一声“妈”,这也许是她终身的遗憾。

上中学时,我们经常交换日记看。我曾在你的日记里,看到了你对父母的怨恨。你恨他们把你送了人,你说你想不通那么多的孩子,父母为什么偏偏送走了你。姐姐,父母没有把你送给外人,他们为你选择了更好的生活。你可能永远不知道,少年的我曾是多么羡慕你的生活——在你的父母带着你在城里的大小商场里逛着添置一件件新衣裳时,我穿着打了补丁的衣裳行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在你躲在温暖的房间里看动画片时,我和哥哥姐姐们挤在别人家的窗户上看黑白电视;你在霓虹闪烁的街头穿梭,我在泥泞的路上奔波……多少个夜晚,我恨父母为什么没有送走我,让我也享受一下城市的生活。

我暗中与你较着劲,拼命学习,只为有一天也能过上你过的生活。姐姐,你可能永远不知道,你至少做了我十几年的假想敌。多少个寒夜苦读,多少次泥泞奔波,只有一个念头支撑着我,那就是一定要拉近和你的距离。在这一点上,我永远对你充满感激。“苍天不负有心人”,多年以后,我们终于过上了同样的生活,我们终于可以坐在一起读书喝咖啡——虽然这样的日子,我比你至少晚了十年。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我嫉妒父母对你的感情。每次你回家来,家里都像是过年。父母把平时舍不得吃的,用的,一股脑儿的端出来,只为看到你的笑脸。有一次,你回家来,因为来的突然,去的匆匆,妈没来得及给你做饭,你就回去了。妈站在院里,声声说,“娃来了一趟,啥也没吃就走了。”说着说着,就哽咽了。强烈的嫉妒使我近乎失去理智,我冲着母亲大吼:“每天给你洗锅刷碗的是我,扫地提水的也是我,你怎么就不心疼我呢?到底谁才是你亲生的?”母亲一把搂过我,什么都没说,我只听到她剧烈的呜咽声。姐姐,那时我们才十几岁,你和我都不能确定你是不是母亲生的。大人们之间有约定,在我们长大成人前,不让我们知道真相。

姐姐,你的远嫁是父母心头永远的硬伤。你结婚的前一段日子,父母时不时的会谈起你,然后就是叹息。“娃嫁的太远了,那边没有一个亲戚,有个大事小事,咋办呢?”父亲对着母亲说,母亲对着父亲流泪。那段日子,应该是父母一生最难熬的日子。他们盼着你幸福,又怕你嫁的太远没人照顾,愁云笼罩在屋顶,许久许久。有一天,母亲拉过我,郑重其事的要我答应,这一生,必须时时与你保持联系;不管你有什么事,我必须第一时间到;你退休后,我必须劝说你回到宁夏,回到亲人身边。

我一一答应下来,心里却是无端的委屈。内心里始终无法接受父母对你的偏爱——那时,我们二十几岁。

四十岁时,我们失去了母亲。我在你的日志里,看到了你的眼泪,你的心声。你终于喊出了一声“妈”,而我们的妈已永远听不见。

这些年来,我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你是我远方唯一的牵挂。我问你退休以后有什么打算,你说你一定会回到宁夏。姐姐,你不知道这样的回答给了我怎样的惊喜与安慰,我终于,为我们的父母了却了一桩心事。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我们都做了母亲,终于可以坦然地说出彼此心里的隐密,终于学会站在父母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也终于理解我们的父母当年不得已的决定。我理解父母内心里对你的偏爱,无论你生活得多幸福,只要不在他们的羽翼呵护下,他们对你始终都怀有愧疚——这是做父母的本能反应。我相信你我都永远忘不了那年冬日,妈在我家,你千里而来,妈见了你,第一句话是“我的女儿回来了”——那是年迈的母亲唯一一次叫你女儿,只是不知道这一声“女儿”,这些年来,在妈的心里,叫过了多少遍?在这声“女儿”叫出去不久,妈就永远离开了人世。现在想想,是不是妈已感觉到自己时日不多,才鼓足勇气,叫你一声“女儿”,只是为了让你知道,你是她的女儿,她没有一刻忘了你的存在。虽然其他的姐姐和我经常听到妈这样的呼唤,但对于你,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姐姐,无论相隔多远,你都是妈的女儿,是妈内心深处永远的牵挂和疼痛。

生在福中不知福,是很多人的通病。至少在三十岁以前,我并没有感觉到有一个双胞胎姐姐有什么特别。我不知道是否所有的双胞胎都有同样的价值观是非观,至少我和你在对人对事的态度上有着惊人的相似——我爱看书,你读的是中文系;我喜欢写作,你空间里发表的日志吸粉无数;我喜欢旅游,你的足迹已遍及四方;我说我最讨厌自恃清高的人,你说自命不凡就是脑残……

没有多少人有这样的幸运。即使有幸同年同月同日生,未必有这样的默契和相投。

我们是从娘胎里就认识的两个,我们比我们的父母认识还早十个月。有时会想象,娘胎里的我们两个,是不是也是如今的模样——为同一件事黯然伤心,也为同一件事开怀大笑,我们在一起,总觉时光匆匆。

血脉将我们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我们相互牵挂相互关爱,亲情让我们超越了同性相斥的本能反应,在经年累月的纠缠中,我们终于发现,原来孪生姐妹彼此就是这世上的另一个自己,是对方的镜子,也是对方的影子。

在一个风清月朗的夜晚,我们彼此约定,退休后要在一起生活——我做饭,你扫地;我写字,你浇花。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读书旅行,携手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就像生命之初,我们在母亲肚子里一样。

再不分开。

姐姐篇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我们俩,是携手来到人世间的姐妹,认识彼此的时间,比父母还早了十个月。我不知道我们在妈的肚子里是怎样相处的,是否如你所说,我一直在欺负你。因为比你性子急,我比你早一步来到了人世间,于是,我成了姐姐,而你,成了我的妹妹。可是有种说法,双胞胎里,早出生的那一个应该是妹妹,因为姐姐都是让着妹妹的。我出生的时候比你强壮,比你性急,你在娘胎里就让着我,所以,你才应该是姐姐吧。

妹妹,我们携手来到人间,本应该彼此陪伴,共度人生,却只因为大人们之间的一个约定,我们亲密无间的相守,就只有在母亲肚子里的十个月。如果你不说,我从来不知道,父母对我的爱有多深,从来不知道,我曾是让你多么羡慕的姐姐。藏在我少年那颗敏感而又脆弱心灵里的,是那个不能在自己亲生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

从离开亲生父母的那一天开始,我的人生就注定了漂泊。我先是离开了你,离开了我们的父母,然后又离开了我的父母,最后离开了家乡。在外漂泊的很多很多年里,我的心灵,没有归宿。你有很多关于父母,关于兄弟姐妹的回忆,而我所有关于家乡,关于那个家的记忆,都来自于你们每个人的只言片语。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小时候的我,一点都不喜欢农村,不喜欢农村冬天的风夏天的蚊虫,可是我喜欢你。因为喜欢你,所以每个假期,你若不来看我,我一定会去看你。我回去,只是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们在土炕上聊天,一聊就是半夜。我记得妈那时候总是在窗根喊,姐俩怎么这么多的话,快睡吧。至今我还记得,在昏暗的煤油灯下,和哥哥姐姐们一起坐在炕上,妈在炕下忙碌着,我们聊天说笑话的情景。我是如此羡慕你,有哥哥姐姐的陪伴,你的童年一定不孤单。小时候,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有个哥哥,平时可以带我玩,被人欺负的时候,可以保护我。只是命运的安排,我没有成为有哥哥的妹妹,却变成了有弟弟的姐姐,我成了弟弟的保护伞 ,多少次弟弟哭着来找我,我都义无返顾的冲出去保护他。

七岁前,我是父母唯一的孩子。我的童年是无忧无虑的,父母尽自己所能给了我优裕的物质生活。我没有饿过肚子,没有穿过带补丁的衣服,我一直是我们那个大院里穿的最漂亮最干净的女孩。我的父母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我感谢他们把我养大,感谢他们送我上大学,感谢他们为了成全我的幸福,宁愿忍受别离之苦,让我为了爱情远离家乡;感谢他们为了照料我的女儿,不惜离开故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一呆就是十几年,直到女儿出国留学,他们才迫不及待的要回到故乡。直到他们回到故乡,直到看到他们脸上满足的笑容,我才知道,这十多年远离故土,对他们来说,是多大的忍耐与付出。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小的时候,我一直觉得爹妈对我是不关心的,我的存在对他们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他们有那么多孩子,我只是其中的一个,而且,因为有你,我也是其中可以替代的那一个。我童年,少年的生活里,没有爹妈的影子,我从来没有想念过他们。在我离家上大学的那年,爹来送我,从那以后的每个假期,我回来,爹必会来看我。我挣工资了,给爹买了毛衣,他再来看我的时候,我开始给他钱,就像给我的父母一样。爹刚开始时不收,我哭了,他才红着眼圈收下。我结婚了,爹妈都来了,爹还把我送到了兰州,和他的亲家见了今生唯一的一面。现在想想,见了那一面,他应该才放心了吧。对于妈,我刻骨铭心记得的是那年她的那一声:“我的女儿回来了”,我瞬间泪崩。这是她在世时唯一一次表露真情,而我也从此释然,放下了多年的心结。

从十九岁离开家乡上大学开始,我就开始了异乡漂泊的生活。上学、工作、结婚、生子,不知不觉,二十多年过去了。离开家的日子,我远离了亲情。独在异乡的日子,所有的问题我都自己扛,所有的委屈都自己忍,不敢告诉父母,怕他们担心。多少次在熙攘的人群里,在黑暗的巷道里,在空旷的黄河边,流着泪独行......熬过了那些最困难的日子,我变成了现在独立又坚强的模样,我不仅成为了自己的依靠,也成为了父母的依靠。离开家乡太久了,久到我已将他乡当故乡。我远离家乡的亲人朋友,和父母弟弟一起待在兰州,完整的一家人的感觉,让我逐渐淡忘了故乡的一切。我以为,我们一家人的家,就是全部的家;我们一家人的亲情就是全部的亲情。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随着父母日渐年迈,每当听到家乡故人去世,他们都会叹息然后沉默良久。我不懂得老人的悲伤,不懂得叶落归根的渴望。因了老人的宽容与忍耐,我自以为是的认为,和我在一起,父母是快乐的满足的,是不需要其他的亲情的。直到爹妈先后卧病在床,在我陪着父母一次次回家探望亲人的时候,我才懂得了老人们之间的那种互相牵挂,才感受到了血浓于水的亲情,才知道了父母有多么渴望回到家乡,回到他所熟悉并热爱着的故土,才发现,这些年,不是亲人们抛弃了我,是我,远离了亲人。其实,我不孤单,我从来就不是一个人,在家,在宁夏,我有那么多的亲人,有你,我的妹妹。

感受到亲情的我,突然间觉得累了。我想回家了,想和你在一起,和牵挂我的你们在一起。

妹妹,我们从有生命的那一瞬间开始就被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之间,多了宽容与默契,多了安静与从容。分开的这些年,给了我们彼此独立成长的空间,而造物主的奇妙,又让我们各自成长为了彼此喜欢的模样。我们虽然成长的经历不同,但到了今天,足够的阅历拉近了我们彼此的距离。在流年的淬炼中,让我们成为了世上最美好的另一个自己。

在一个月朗风清的夜晚,我们彼此约定,退休后要在一起生活--你做饭,我扫地;你写字,我浇花。我们一起买菜做饭,一起读书旅行,携手走完人生最后的一段时光,就像生命之初,我们在母亲肚子里一样。

再不分开。


作者简介:王淑萍 马丽

双胞胎姐妹从小在不同的环境长大,为何依然如此默契和相投?

作者简介:王淑萍 回族。 宁夏石嘴山市平罗县人。石嘴山市作家协会会员。喜欢用文字煮生活。著有个人散文集《遇见自己》《流年里的余温》,作品散见于区内外各类报刊杂志和微信平台。

马丽,西北民族大学教师。要么读书,要么旅游,生活始终与文艺有关。

上一篇财经早餐 | 12.21 第51期 | 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二院23所成功研制的我国首款太赫兹视频SAR,在陕西完成飞行试验

下一篇我校获2018“红亚杯”大数据集群搭建与运维大赛二等奖

相关文章:

运势本月排行

运势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