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国娣:找回,教育的初心

时间:2019-09-14 08:00:01 来源:品牌天下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运势 > 手机阅读

《杭商》编辑部李  洁/文    徐青青/摄

责任编辑:何影丹


校长名片

       俞国娣,硕士研究生,中共党员。全国著名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杭州师范大学、浙江外国语学院兼职硕士生导师。现任杭州市崇文教育集团党委书记、校长。先后获得全国特色教育先进工作者、省“三八红旗手”标兵、省“教改之星”金奖、市“十佳”中小学校长、中国“长三角”最具影响力校长等称号。是第十三届浙江省党代表、第十一、十二、十三届杭州市人大代表,浙江省活动课程研究会副会长、浙江省小班化教学联盟会长。曾多次随“教育部特级教师讲师团”到全国各地讲学,是教育部名校长“领航工程”实践导师、教育部西部发展项目专家组成员。




       12月10日,岁末的雨夜,杭城的初雪尚未消尽,夜色浸润在瑞叶纷飞的浪漫中。

       这一晚,崇文世纪城实验学校迎来荧屏首秀——第五季杭州湾会客厅《教育的初心》正在此录制。作为嘉宾之一,崇文教育集团党委书记、总校长俞国娣分享了她30余年的教育心得。

       教育大咖们侃侃而谈,录制时间超出预期,转眼到了学校熄灯时间。现场灯光突然暗下来,俞国娣第一时间的反应是——站出来救场。

       “其实这是我特别设计的环节,让我有机会向各位介绍一下2018年刚成立的崇文教育集团。”当现场导演急着“呼救”的时候,身穿黑色连衣裙的俞国娣已经来到舞台中央,她不慌不忙地拿起话筒,保持一贯的招牌笑容,泰然自若,娓娓道来。



       她将传承400年的崇文精神讲得生动激扬,那是当晚最意外的彩蛋。主持人杨莅评价说:“俞校长一定能成为很棒的主持人。”

       但俞国娣显然没有做“主持人”的念头。她的睿智与敏感,淡然与沉着,全都来自多年教育一线的亲力亲为,在与孩子们的教学相长中,成为受人尊敬的明星校长。

       如果给这些年的教育事业作总结,俞国娣觉得,“尊重”二字尤其重要。“我们要尊重孩子的现状、尊重学校的教育、尊重家庭的环境,尊重是教育的起始。”


崇文尚德


       “不同时代对‘崇文尚德’有不同解释,到今天,这里面一定包含了创新,但责任和担当是始终不变的精神。”年末的周二早晨,在崇文世纪城实验学校2楼会客厅里,俞国娣接受了《杭商》记者专访。

       我们选择靠近窗口的位子坐下,冬日的阳光徐徐洒下,俞国娣亲手为每个人煮了香浓的咖啡,气氛显得温暖。她用和缓的语气和记者漫谈了两个多小时,千头万绪的工作并没有让她的性子变得急躁。诲人不倦32年,从容是她的本质。

      接受采访是她忙碌一天的首个日程。紧接着,她要在中午接待另一波客人,在下午参加科教文卫小组的专业会议,第二天给孩子们上完经典诵读课,然后飞到广州,在那里,将进行关于民办学校教师队伍建设的交流研讨。



       繁忙是常态,但2018年的俞国娣比过去更奔波。原因与崇文的跨江发展、集团建设有关。

       就在录制杭州湾会客厅的一个多月前,同样在崇文世纪城实验学校,俞国娣作了另一个重要演讲。

       那是11月8日,一场汇聚杭州名师的重量级论坛正在崇文举行。这一天,校园的中走廊化身为“时间长廊”,将时光追溯回400年前,崇文师生们用行为艺术向八方来客展现了全国第一所全面实施新班级教育学校的发展之路:


      1599年,荡漾西子湖上,随波摇曳,书声琅琅,早期崇文书院的课堂——崇文舫课,被誉为杭州四十二景之一;

      1902年,崇文书院演变成新式学堂——钱塘县学堂;

      新中国成立后,学校被定为省重点小学,成为浙江省教育改革的“窗口”;

      1998年,学校被评为浙江省实验学校,学校在现代教育技术领域跨入了全国先进行列;

      2002年,杭州市崇文实验学校落户钱塘江南岸,新班级教育拉开大幕。

       2018年,为了建设“美好教育”,杭州崇文实验学校跨过钱塘江,让崇文世纪城实验学校扎根在钱江世纪城。



       百年校训“崇文尚德”在“新班级教育”的改革中传承和延续。活动现场,俞国娣汇报崇文集团化办学过程中“新班级教育”课程的时空重构、教育集团管理模式的全新架构、四校区推进发展的办学特色,一系列具有示范和引领效应的创新举措成为2018年杭州教育界的亮点和热点。

       对于她而言,这段讲话是对过去16年崇文校长生涯的回眸总结,更是新起点之上的再次出发——演讲之后,俞国娣与市、区领导一起为崇文教育集团揭牌。这意味着,崇文将以“四校区三中心”的崭新姿态,从“钱江时代”迈向“拥江时代”。

       “11月只是个仪式,集团的成立其实在6月份就确立了。”俞国娣并没有刻意强调这个外界看来意义非凡的时刻,只在记者的追问之下解释,“这是我追求的发展模式。就如对孩子的教育一样,不追求疾风骤雨,需要的是润物细无声。教育改革也是如此,不宜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气势,也无法一蹴而就的,甚至看不见转折点。崇文教育的发展都是细细碎碎的日积月累,一步一步走过来,我希望崇文能探索出一条真正的集团化办学之路。”



       俞国娣所说的“细碎”之中,包含了崇文小班化教育20年的持续研究。就近几年而言,从推进教育国际化到开设新班级教育实验班,再到中外教协同教学,种种突破,都是促成这场蜕变的催化剂,默转潜移地推进着崇文集团化进程。

       当下的崇文教育集团由四个实体组成:崇文实验学校、崇文世纪城实验学校、崇文书院幼学园、理想国幼儿园。新学校和老校区之间如何融合、互补,是俞国娣和崇文老师们时常思考的课题。

       集团化办学,“牛奶稀释”素来是共性难题。家长们质疑,校区变多了,好老师派出去,教学质量如何保证?俞国娣的化解之道是:让牛奶发酵,变得更饱满醇厚,更具价值。

       尽管有着10余年积淀,打造教育集团依旧是驳杂浩瀚的工程。来自外界的关注,来自内部的碰撞,于俞国娣而言,都是一种力量——激励她将崇文教育集团做到极致,树立标杆与榜样。

       “我们反复去调研,我们经常开行政班子会议,每周一次,学习、讨论、总结、建议……”说到集团化建设的点点滴滴,“我们”作为主语,被俞国娣一再强调。“尊重”同样是她对待老师的态度。她相信集体的智慧,反对“一言堂”,鼓励老师们各抒己见,表达真实想法。她因此自我评价“不是很有脾气”,但恰恰是这种温润的聚合力,让崇文循序渐进地走到今天。

       在数百次的头脑风暴中,沟通,碰撞,深入地探索,最终俞国娣带着团队找到最佳路径。“由三个中心对集团做统一管理。不做牛奶稀释的集团化办学,而是让强者更强。”



       这是一场对传统教育集团管理模式的颠覆。三个中心为办公中心、“新班级教育”研究中心、外事外教中心,是集团管理部门。其中,办公中心主要负责人事聘用、教师薪酬、福利保障等;“新班级教育”研究中心主要做课程开发与实施的研究、师资培训、学生评价研究等;外事外教中心主要负责外教聘用和任职、中外教协同教研,以及教师和学生的外事交流访问活动。

      这三个中心就是四个校区之间的网状纽带——在各自领域负责四个校区的资源优化配置,使得四个校区虽然是独立法人,但是在教育资源上是统筹联动的。

       以崇文世纪城实验学校办学为例,早在两年前,崇文就开始了对新校区的筹备,办公中心负责新教师的储备招聘,新班级教育研究中心负责对新教师进行教育理念的灌输以及课程设置的探索,外事外教中心负责外教的聘任。世纪城实验学校一投入使用,“三个中心”随即把储备好的资源投入到新校中,因此招生伊始,世纪城实验学校就是一所成熟且高起点的学校。



       在崇文,好的管理是做“积累”。“校区在增多,教师在增加,就意味着有更多师资加入教育教学研究中,而这些研究成果,可以随着‘三个中心’的资源调配,在各个校区间进行成果分享。”俞国娣如是说。

       苏堤跨虹桥畔,画角声声吹响,400年的崇文精神历久弥新,如今,随集团化管理的发展,正延展出更深远的路。

       但这无疑是一段道阻且长的远途,俞国娣觉得,要把目光看得远一点。教书育人,贵在寓教于爱、寓教于理、寓教于乐、寓教于德。让孩子拥有靓丽的人生底色,是她作为校长的责任与担当。


温润的改革者


       日新之谓盛德。

       在不断深化的教育改革中,俞国娣被视为校长典范。对于“包班教育”的大胆尝试,对于“因材施教”的深刻解读,为她赢得掌声和关注,也让崇文成为杭州乃至浙江的教育改革高地。人们说到崇文,便会将其与包容、开放的精神紧紧联系在一起。

       著名媒体人俞柏鸿对俞国娣的印象是:有思想、有观点。作为特邀评论员,俞柏鸿参加了不少民生访谈节目,但凡遇到教育的话题,与他同台的嘉宾常常是俞国娣。“当时俞校长还比较年轻,但是观点已经很有深度,敢想敢言。”早在10几年前,俞柏鸿就有一种直觉,“她会成为最优秀的校长之一。”

       在教育领域辛勤耕耘30余年,在外界看来她是果敢干练的,但回到崇文的校园里,在方寸讲台之上,俞国娣依旧是一位温柔的老师,一位温润的改革者。她深谙,改革需要冲劲,但冲劲不是表面上的风风火火,而是源自内心的坚守——以人为本,找到教育规律,以最恰当的方式与学生们相处。



       期翼“让教育回归本来的样子”,俞国娣为此事必躬亲,付出了不遗余力的努力。其中有一件事让人印象深刻,轰动了当时的杭城。2017年1月,在杭商传媒和杭州电视台主办的首期《talk分享会》录制现场,俞国娣分享了她的新年愿望,她说,“2017年,我最大的愿望是给家长朋友们减重,希望家长朋友们减下负担。我和不少家长交流,很多家长都说最大的负担是签名。那么,2017年可不可以做点改变?我想做出一项倡议,倡议家长朋友们,孩子的回家作业本拒绝检查、拒绝签名。”

       事后,十多家媒体采访到俞国娣,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倡议,崇文实验学校会怎么做,成为2017年初杭州教育界最热的话题。“之所以提出这项倡议,是因为我刚当老师那会儿不是这样的,学习是学生自己的事情,家长为什么要参与进来呢?我印象中,家长给孩子的作业本签名是上世纪90年代末出现的,到2000年后,似乎变成了一件很正常的事。很多人都觉得,家校沟通,要从作业本开始,这是一个误区。好的传统要继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坚持理想。”媒体接踵而至在俞国娣的意料之外,高度的关注更坚定了她改革的决心。



       事实上,一直以来,崇文的大部分老师不会让家长在作业本上签名,倡议正式提出后,得到了全体崇文老师积极响应。这对俞国娣来说是无限的支持和信任。如今两年过去,家长的“减负”改革深度推行,孩子们的自觉意识不断提升。

      在崇文持之以恒的创新进程中,这次“减负”只是一个缩影。2002年开校,崇文是浙江省最早进行小班化实验的学校,“新班级教育”正是在小班化基础上进行的探索。2003年俞国娣就任崇文校长,这场关于爱与责任的改革从未停止。

       “新班级教育”以“课”为活动单元,但不完全被“课”限制时间和空间;有相对稳定的教学内容,但有一定的灵活性,充分照顾到学生的个体差异;能让学生感受到真正的集体,感受到学习任务差异带来的同伴交往与合作的快乐。在俞国娣看来,这种活动的分工与合作,才真正体现了“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则。



       但万事开头难。接手崇文时,俞国娣心里也会打鼓,年轻的学校,年轻的校长,不知该如何担任这个角色。“开始压力非常大。周围的公办学校太强了,我们只能不停地去宣讲,一次又一次地做招生说明会。”

       在宣讲中,每当俞国娣提到一二年实行“包班教学”,总不免引起质疑。所谓“包班教学”,即每个班级都由两位班主任共同负责五门必修课,只要他们对某个学科或活动共同感兴趣就可以“搭帮”教学。在包班教育下,两位教师根据各自能力与兴趣负责主讲部分课程,所有课程都由两人合作完成。不仅如此,这两位班主任既是教师又是“保育员”,不仅在教室上课,还在教室里备课、批改、辅导、谈话,最大程度地陪伴处于适应期的学生,及时发现他们的问题和需要。

       “对于刚从幼儿园升至小学一二年级的学生来说,顺利转变角色至关重要,因为良好的学习习惯关系到整个小学阶段乃至更长远的发展。所以我们采用了包班协同的教育模式。”到今天,这样的教学模式已经得到家长广泛认可,并在更多地方推广开来。



       而对于中高年级学生来说,随着学科专业性的提高,一位教师难以胜任多门学科的教学,于是崇文回归分科教学,更看重学生解决问题的综合能力培养。

       不久前,崇文实验三年级的同学们收到了这样一道考题:    用一个下午的时间,为校园花坛做一个设计方案。要求植物两季开花,四季常绿,并计算出土方体积。团队协作完成,可以使用学校中的电脑、图书馆,也可以寻求老师帮助。

       “这非常考验综合能力,包括社交、协作、查找资料、处理突发的能力。在一个小组中,有人做设计图,有人做预算,有人做统筹,最终每个小组提交一份报告。”俞国娣告诉《杭商》记者,这一评价体系的改变推动着教学方式的改革,让孩子在真实情境中得到锻炼,让课堂不再是纸上谈兵。


上一篇年终排名战不忍直视 股票基金全线告负

下一篇这只股票欠中信证券一个大恩情

相关文章:

运势本月排行

运势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