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时间:2019-07-10 08:00:01 来源:中国教育网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文学 > 手机阅读

《与狼共舞》这部电影是凯文·科斯特纳自导自演的一部西部剧情片,在63届奥斯卡颁奖会上,该片击败共同入围最佳影片的经典电影《教父3》和《好家伙》,最终摘得该奖的桂冠,同时也让初次执导电影的凯文·科斯特纳获得了最佳导演奖。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故事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作为战斗英雄的约翰·邓巴中尉被获准可以自由选择驻地,他决定到西部边境驻守,去看看那片神秘的西部边疆。

邓巴中尉达边境最前线的赛德维克哨所的第一天就解散了在那艰苦守卫的士兵,让他们得到解脱离去,然后一个人驻扎在那所小土屋内。当送他来的马夫戏谑他:这与你心目中的地方不太一样吧。他却在守岗日记中记上,这正是他魂牵梦绕的原野。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邓巴的生活是寂寞的,他的伙伴只有战马“西斯科”,直到那匹每天下午准时出现在院子里的野狼的到来,才让他有了第二个朋友,他给它取名”两只白袜“。这预示着他与西部荒野结缘的开始。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某日他在河中游泳时,突然听到西斯科嘶吼的声音,他光着腚跑回驻地,发现一名头插羽毛的印第安人试图偷走他的马,他大声呵斥,印第安人看到赤身裸体的他落荒而逃。这是他第一次与印第安人接触。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印第安人名叫”踢鸟“,是苏族人部落的巫师。在部落会议上,他将见闻告诉了族人。他认为这个裸体的白人是个神或者是白人的酋长,这是个不错的征兆,应当与其对话,甚至订下一些条约;而青年族人”风中散发“却认为白人是不可理喻的劣等种族,与他们接触对苏族人来说毫无益处,应当杀光他们。部落的老人认为白人不可轻易招惹,此事从长计议。

一天夜晚,三个部落孩子来头邓巴的马,却被西斯科甩了下来摔伤了胳膊。第二天风中散发前来示威,他挥舞着尖矛,用苏族语言大声喊道”我不怕你!“;而邓巴用手枪指着他一语不发。

邓巴认为他给苏族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于是穿上整洁的军装去苏族人部落拜会,没想到半路遇上了因丈夫战死而悲伤自残的苏族女人”握拳而立“,他惊讶的发现她是个白人,而且还会说些简单的英语。他将她送到部落时,妇孺看见他像鬼子进村一样惊慌,男人则严阵以待,虽然没受到欢迎,但却得到了有过一面之缘的踢鸟的好感。部落的酋长十熊决定派风中散发和踢鸟一同去拜访邓巴中尉,并让他们搞清邓巴来此的目的。

当邓巴拿出糖和咖啡来招待苏族人的时候,他得到了他们的友谊。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握拳而立“是从小被部落收养的白人,原名克里斯蒂娜,她在部落中长大,嫁给了部落的男人,几乎忘光了白人的语言,踢鸟让她努力回忆起来。她成为邓巴与苏族人沟通的桥梁。

后苏族人赠给他一张野牛皮,邀请他去部落中做客。他在部落中明白了印第安人不是车夫口中的小偷和乞丐,更不是不可理喻的怪物。他与苏族人的友谊开始发展起来。

邓巴曾随着部落追寻野牛的踪迹,却发现遍地被剥了皮的野牛尸体,从地上的车轮印可以猜出这是白人干的。邓巴惭愧不已,同时对白人同胞的行为感到愤怒;可是当他看见苏族人杀了那些猎人后的狂欢,他又感到情绪低落。他明白他与苏族人之间还存在着很大的隔阂,他感到困惑和纠结。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苏族人对待赖以生存的野牛群就像姜戎《狼图腾》中的牧民对待狼群一样,他们适当的猎杀,既满足自己的生存需求,也保持了自然的平衡。苏族人是自然中的一份子,是生态结构的参与者,而白人扮演的确实掠夺者。

邓巴与苏族人一起捕猎,一起围着篝火吃肉,一起对抗波尼族人的进犯。在与苏族人的交往中,他感受到苏族人对家庭的投入,对他人的热枕,部落的和谐。当离开部落回到驻地时,他感受到空前的孤独。他在院子里升起篝火,像苏族人那样围着火堆跳舞。这是他种族立场动摇的开始。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当邓巴与两只白袜在草原上嬉戏时,远处的苏族人看到了这一幕,于是给他取了个苏族人的名字”与狼共舞“,这也是片名的由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与守寡的握拳而立相爱,并在族人的帮助与见证下结婚。他融入了苏族,成为一名苏族人。然而好景不长,某日邓巴与踢鸟骑马远行,在森林中发现了白人活动的踪迹,苏族人决定搬去”冬营“躲避。

不幸的是,邓巴在回驻地拿日记时被刚来此驻扎的士兵捉住,士兵把奇装异服的邓巴当成印第安人关了起来,并杀掉了他的老马”西斯科“和野狼”两只白袜“。当他亮明自己是驻军中尉的身份后,白人士兵把它当作投降印第安人的”叛国者“。士兵的暴行和态度和让邓巴对白人丧失了信心,也让他彻底放弃了作为白人的身份。当他们劝他给军队带路去印第安人部落时,他用印第安语回答”我不屑于和你们说话“。可以看出,邓巴已经完全是站在苏族人的角度看待白人,他对白人的鄙弃和仇恨态度很像刚见到他的风中散发,他在精神上也是个印第安人了。这很容易让我们想起杰克·伦敦《野性的呼唤》,邓巴完成了他的野化。

苏族战士们冒险将他救出来,杀光了押送他的士兵。邓巴向族长十熊提议部落应该继续迁徙,白人会以此为借口前来复仇,他自己也决定离开部落,不给他的族人带来麻烦。族中的朋友们听到后既愤怒又伤心,却又无可奈何。

最终在风中散发的吼叫声中,邓巴带着妻子握拳而立离开部落的队伍,走向那更加险峻的峡谷中。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与狼共舞》野性的回归,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

影片最后陈述,十三年后,他们的家园被毁,苏族人赖以生存的野牛群消失,最后的苏族人与白人在罗宾逊堡签订了保留地协议。至此,神秘的西部处女地和美国平原上的马背文明湮没于历史长河之中。

本片可以当作是反思美国西部大开拓的电影,越洋而来的白人对美洲土著的强盗行径,以及印第安人对白人的报复性抵抗和仇恨态度,导致二个民族之间的矛盾冲突。这种冲突是隐藏在骨子里的文化冲突。不管是白人或是苏族人,他们看待事物的方法都来自于自己的文明价值体系,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认知方法是他们导致两个文明之间敌对的主要原因。但是幸好有踢鸟和邓巴这种人,他们心怀善念,懂得理解和尊重对方,同时又善于学习,他们才是能消除民族隔阂的人,而不是利用自己船坚炮利的长处来侵略与毁灭。

上一篇《2019猪年养生挂历》太珍贵了!送给大家!

下一篇南充网红品牌鱼司鸡重磅福利来袭!让你感受石锅的魅力!限量抢购!错过不再有!

文学本月排行

文学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