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经济的意义

时间:2020-01-17 08:00:01 来源:慧聪网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变废 > 手机阅读


用户下沉恰恰是数字经济最伟大的特点。

数字经济为什么会让更多的人受益?在谈及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先来看看这样一个比较,那就是中国传统百货业的龙头企业上海百联和美国百货业的龙头企业梅西百货。

上海百联股份早在1994年就在国内A股上市和B股上市,但是其绝大多数的营收都是来自于上海。从2017年的年报来看,在其近471.81亿的营收中,有超过423.58亿的营收是来自于华东地区,这意味着有将近89.78%的营收都是来自于华东地区。那么,在华东地区的营收中,源自上海的比例达到多少?尽管2017年的年报并没有披露其数据,但是我们可以推断应该有一半以上的营收是来自上海。在其26家综合百货门店中,有24家开在上海;16家购物中心中,有13家是上海。由此来看,中国百货业的领头羊很大程度上是一家营收严重依赖于单个城市的公司。

表1:百联股份门店分布;数据来源:百联股份2017年年报

梅西百货公司(Macy’s)则完全与之不同。梅西百货是一家起步于辛辛那提的百货公司,在2017年的财富500强中排名第425位,并有257.78亿美元的营收。2016年年报显示,截至2017年1月28日,梅西百货共有829家百货门店,但是这些门店并没有像中国百货业那样集中于一地,而是分散在全美各地:东北部以250家门店排名第一,但是其它各个地区也都有超过100多家门店。

表2:梅西百货门店分布图;数据来源:梅西百货2016年年报

为什么百联股份不能像梅西百货那样把更多的百货门店开到其它城市?当然在上海也几乎见不到源自其他城市的百货门店。很重要一点就是源于计划体制下的地域分割。在这种地方保护主义的背景下,用户需求很难得到满足,消费者权益得到不保障。但是在数字经济模式下,这种地域分割不见了,只要是快递能够到达的地方,理论上交易都可以达成。所以我们可以坐在家中就可以收获来自国内甚至境外的各种物品。在克服了支付、物流等硬骨头后,以淘宝网为代表的电子商务顺势崛起,成为重构中国零售的重要力量。

从这角度而言,数字经济使得中国民众,尤其是处在乡村和三四线城市的中国消费者获得了比以往线下时代更多的选择自由,而且大幅度了提升消费品质。

这样的转变,从世界零售史的范围来看,恐怕只能是十九世纪末邮购商品目录的兴起才能与之相提评论。

美国西北大学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教授在《美国增长的起落》一书对邮购商品目录这种形式的零售曾有过这样的的评价:“邮购商品目录,特别是1872年开始的蒙哥马利·沃德公司和1894年开始的理查德·西尔斯公司和阿尔瓦·罗巴克公司,结束了美国农村的隔离。同时,它使品种爆炸式增长的美国造制成品在印刷品上随处可见,其中既包括逐渐降价的老产品,如钉子和铁锤,也包括新发明的产品,如自行车和缝纫机。”

今天的中国也是如此,数字经济使得中国真正成为了一个全国统一市场——而在此之前则是处于受行政和技术导致的区域分割之中,各个地方的消费者——无论是农村还是城市都能获得“娃哈哈”纯净水,从而免受“妈哈哈”之困。在美国,邮购商品目录之所以能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主导美国零售市场并让身处农村的用户受益,主要归功于美国邮政局农村免费邮递的引入——这种服务始于19世纪90年代早期,最终在1901年得到彻底完善。邮购商品目录公司告诉顾客,他们可以“仅将信件和钱给邮递员,邮递员就可以在邮局填好汇款单,替你发出去”。

那么,驱动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因素是什么?毫无疑问,技术是首要的,但仅仅有就技术还不够,还需要有一大批以市场为导向——也就是以用户为导向的公司,让技术为用户服务,从而让更广大的用户从数字经济中受益,而阿里巴巴等公司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

在刚刚结束的达沃斯论坛上,阿里巴巴集团CEO张勇在接受达沃斯创始人施瓦布采访,有媒体以《数字信任与转型》为题报道了此次访谈。访谈中有个谈话挺有意思,当施瓦布向张勇提问:“如何看待AI等新的技术对商业格局的影响?” 张勇的回答很简单,那就是技术要服务于商业,服务于消费者。他的原话是:“阿里巴巴的很多业务都已经实现了AI来支持驱动的,甚至有说法是‘人工智能AI ’应该称之为 ‘Alibaba Intelliengence 阿里智能’,因为阿里一直是数字技术驱动的商业模式,我们做大量的千人千面的个性化推荐,AI客服等服务等,在阿里整个商业系统体系内,各个业务模块的人工智能使用已经无处不在,我们一直相信技术以及数字化能够为全球消费提供更便利的服务和体验,让全球商家更便利的方式做长久生意。”

张勇的这个回答和阿里巴巴的使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有异曲同工之妙,技术的存在是为了商业,而不是其它,而这也是阿里巴巴之所以能够一路前行走到今天成为数字经济领军者的原因。过去近20年中,无数商家和用户通过阿里巴巴达成了交易,他们来自五湖四海,早已超越了传统的行政区划,甚至跨越了国界线。在去年的进博会上,阿里更是宣布,未来5年将通过平台实现2000亿美元商品的进口。

伟大的技术革命不是只让这个社会最顶层的人受益,而是要让更多被原先商业魔术无法覆盖的人受益,这样的模式才称得上伟大。

今天我们常常以“用户下沉”来形容电商向农村和四无线城市渗透,事实上,用户下沉恰恰是数字经济最伟大的特点,它使得原本只在一些特大城市才拥有的产品和服务能够覆盖到乡村。同时,零售的意义不只是体现在商业上,我们可能还需要从更大的视野来看它带给中国老百姓的意义,就像罗伯特·戈登说的:“对美国农村而言,这种改变非常重要。如今他们脱离了其所见和所知的狭窄社区,可以持续接触到更大的世界,接触到大量前所未见、前所未闻的人物、事件和事务。”

从这个意义而言,数字经济才是真正的普惠。


---------------------------------------

长按二维码,欢迎大家关注“N札记”

不仅仅有炸鸡

还有札记

写留言

上一篇原来微信可以自定义!把这些功能全关闭后 真清爽!

下一篇一封来自大明亡国之君朱由检的哭诉信

相关文章:

变废本月排行

变废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