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家具》杂志|Knoll家具传奇的“创世纪”10招,别说对你没帮助

时间:2019-11-14 08:00:01 来源:央视网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变废 > 手机阅读

办公家具新锐品牌——凡度



弗罗伦斯•诺尔•巴赛特(Florence Knoll Bassett)是真正的传奇,她是室内装饰与家具市场的先锋式人物,是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也是二战后美国最具影响力的建筑师和设计师之一。20世纪30年代,在金斯伍德和克兰布鲁克艺术学院的学习,为她奠定了以人为中心的设计风格;在伦敦建筑协会期间,她发起了现今还在流行的“拼贴式”室内设计实践;在密斯•凡德罗的指导下,她接触了理性主义。

她是诺尔(Knoll)公司设计部的创始人,也是公司家具、面料和图案的设计总监。正是由于设计部的发展,推动了诺尔公司的成功,将室内设计的含义从单纯的室内装修变成了空间设计,而那个年代的这一领域完全是由男性设计师主导的。和埃罗•萨林恩(Eero Saarinen)、哈里•博托亚(Harry Bertoia)以及里查德•舒尔茨(Richard Schultz)等优秀设计师一起,弗罗伦斯设计出了很多至今还在传颂的经典产品。2002年,美国联邦政府授予弗罗伦斯“国家荣誉艺术奖章”。在此,结合她的职业生涯,总结出值得人们学习和借鉴的10条经验。 

弗罗伦斯•诺尔•巴塞特和她的同事们,从左至右分别是:哈里•博托亚(Harry Bertoia)、乔治•纳卡什玛(George Nakashima)、里查德•斯特恩(Richard Stein)、诺尔•巴塞特(Knoll Bassett)、埃兹特•哈拉斯蒂(Eszter Haraszty)、诺米•雷蒙德(Noémi Raymond)、德罗蒂•科尔(Dorothy Cole)、阿贝尔•索伦森(Abel Sorensen)和伊萨姆•诺古奇(Isamu Noguchi)。

不断寻找才华出众的设计师

弗罗伦斯•诺尔•巴塞特对于丈夫汉斯•诺尔(Hans Knoll)的家具公司至关重要,她甚至多次将公司从财务危机中解救出来,公司于1946年改名为Knoll Associates(诺尔联合公司)。夫妇俩人为公司搭建了一个艺术家、建筑师和设计师组成的精英网络,为公司设计出一个又一个创新性的产品。建筑师皮特•布雷克(Peter Blake)在20世纪40年代曾在《设计师论坛》杂志做记者,他说:“汉斯夫妇工作起来简直就像是疯子一般不分昼夜,想尽一切办法开展设计和制造工作,在战后的萧条经济中寻找产品材料,发现和支持年轻的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师”。弗罗伦斯说:“从某种程度上讲,我们就是艺术销售员,想要找到新鲜的原创作品,就不要管作者是谁。”与诺尔公司合作的伊萨姆•诺古奇、米斯•范德罗和亚历山大•吉拉德(Alexander Girard)等,都在20世纪40年代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一些设计师,包括安格罗•特斯塔(Angelo Testa)和多罗希•科尔•鲁迪克(Dorothy Cole Ruddick)等,是由汉斯•诺尔发现的。其他一些,包括诺米•雷蒙德等则是来自弗罗伦斯的私人好友安东尼•雷蒙德家族。雷蒙德家族还为他们介绍了乔治•纳卡什玛,二战后为诺尔公司设计了系列家具。其他还有很多名家设计师,都是通过弗罗伦斯的私人关系进入诺尔公司的。

把展厅和办公室变成设计试验室和销售工具

弗罗伦斯的最大创新,是其在全美各地和欧洲地区为诺尔公司设计和建立的各个展厅和办事处。这些展厅没有特定的客户限制,成为了开放空间设计的试验工具,展示了公司的最新设计理念,也成为了最为有效的销售工具。

 在其他城市的展厅建设中,弗罗伦斯坚持根据其所在的建筑和地区进行定制化设计,最终的效果必须是生动的、有空间感的、有规划的,而不是塞满家具或一成不变的。《看客》(Look)杂志的一名记者,在参观了麦迪逊大道的展厅之后,称之为“一个先进理念和新设计师的实验室,这里展出的可能是你十年后坐的座椅。”位于纽约麦迪逊大道601号的展厅是弗罗伦斯设计的第一个展示空间。通过空间的合理规划,将家具、面料、配件等统一起来,重点突出一些新的座椅产品,让客人知道把座椅放在自己的家中或办公室会带来什么样的美好感受,而不是简单介绍单个的家具产品。

20世纪50年代中期,随着公司业务全球化的发展,诺尔公司的设计风格开始国际化。各地的展厅建设成了他们在全球市场发展的战略风向标。

为客户设计个性化的空间

汉斯•诺尔位于麦迪逊大道575号的办公室,成了公司重要的销售工具。

为了设计这个办公室,弗罗伦斯通过织物的使用增加了纹理的质感和灵活的细节,在颜色和图案的选择上体现了使用者的个性。她解释道:“室内空间的特点是由建筑本身、气候、使用者和基本的设计理念决定的,设计师对这些元素的个人表达就是一种创新的过程。”她在汉斯办公室采用的拼贴式设计,体现很多有趣的细节:所有的颜色都是金黄和灰棕的色调,就像身处竹影之中;麦黄色的窗帘由手工编织的印度丝绸制成,柜子上覆盖着露兜树纤维织成的织物。房子的一侧摆着包裹棕色皮革的Saarinen座椅,另外一侧的椅子上铺的则是灰黑色的粗花呢;竹子百叶窗在保护隐私的同时,确保新鲜空气进入室内;布墙面营造出深色的背景,充当了隔音板的功能,与汉斯的头发和肤色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弗罗伦斯解释说:“我一直都热衷于为办公室里的管理者们设计一种反映个人特性的背景方案,汉斯的皮肤较白,与丝绸窗帘的颜色相匹配,竹子百叶窗相配的则是他棕红色的头发。我们让设计方案符合逻辑,具有应有的功能,还要让它更加体现人性。”这个办公室与汉斯•诺尔本人非常贴合。

重新思考每一个细节

20世纪40年代,每一个传统办公室基本都会有一个对角放置的写字台,后面再平行摆放一张桌子,桌子上堆放成堆的文件,屋内放着一些椅子。弗罗伦斯调整了家具的位置,将文件桌和书柜合而为一,替换成一个长的柜子,柜子配有一个工作台或一个用来摆放艺术品的展示空间,带有存储功能,放一些书或文件。

在向客户公司的高层推销诺尔公司的服务和产品时,她都会拿出一个缩小的设计模型,真实展现各种细节,包括织物的面料、家具的摆放等,她通常会将装饰的色调与主人的领带颜色相匹配。她用20世纪30年代学生时期形成的“拼贴”技巧,将诺尔的家具、织物与不同的颜色在空间内搭配使用。

她认为:“织物或木料再小,也能表达一种空间的感觉。我经常会将这种方法作为设计办公空间的一种标准。”通过模型展示,客户们不仅能够真实准确地体验到空间效果,而且可以看到所需的成本和节省的开支。更为重要的是,模型中清晰地展示了所用的木材、丝绸、羊绒、皮革等材料,当客户犹豫是否采用时尚美感的设计方案时,他们尤其需要明确各种材料的应用。

用新旧材料进行试验

在家具设计中,诺尔夫妇追求新旧材料的真实应用,采用新的生产技术制造各种家具。二战期间,由于受到战时管制,他们公司曾尝试使用过降落伞面料,头发制成的橡胶、纸和塑料的压合板等,博托亚为公司设计了电线框架的家具,舒尔茨也设计过一款高端铝制户外家具。

萨林恩设计的著名作品Womb(摇篮)座椅,是诺尔公司模压塑料座椅的早期代表产品,当时玻璃纤维技术尚未成熟。弗罗伦斯与萨林恩在美国新泽西找到了一家玻璃纤维造船厂,他们带给老板一个座椅模型,建议使用玻璃纤维技术制造座椅,最终后者成了他们的合作伙伴。

为了和Womb座椅相配套,她设计了一款七英尺六英寸长的沙发,一个扶手椅和一款双人沙发,这些家具都采用可拆装的羽绒座垫和靠垫,与当时流行的沙发相比,坐在上面的人起身时会更轻松。她说:“如果你研究一下赫曼米勒(Herman Miller)和诺尔的产品,就会发现两家公司有着不同的文化,我们是有整体规划的,这是我一直坚持的,我认为家具的设计是要适应整个工作的需求,而他们则把家具看作一件单独的东西。”

进行标准化作业

弗罗伦斯曾与赫伯特•麦特(Herbert Matter)合作。那是一位出生于瑞士的摄影师,同时也是优秀的图像设计师,于20世纪40年代到60年代为诺尔公司开发了多款重要的营销工具,例如诺尔的品牌标识和容纳公司所有家具产品的设计目录等。他还设计了很多标志性的家具和面料广告,包括在《纽约客》上的系列广告。

20世纪50年代初,弗罗伦斯制作了3×3英寸大小的样布,在实际面料的背面写明了相关的信息,麦特后来专门设计了存放样布的盒子,这种设计工具有助于设计师们选择确定想要使用的面料,后来成了业界的标准做法。

微观上讲,织物面料的结构设计就是简单的经纬或更复杂一些的混合编织,也是一种设计。纵横间的纱线结构决定了面料的图案,从而影响了空间的风格。弗罗伦斯认为:“面料上基本的结构元素体现出室内设计的细节,当设计方案完全得以实现时,其效果自然会让设计师满意,这是20世纪的设计师们追求的目标,也是室内设计的美之所在。”

把艺术品引进家具展厅中

每次重新设计展厅,弗罗伦斯肯定会在方案中植入一些欧美当代艺术家的作品,如马克斯•比尔(Max Bill)、亚历山大•卡尔德(Alexander Calder)、马里诺•马利尼(Marino Marini)和安杰罗•特斯塔(Angelo Testa)等。通过画廊经销商科特•瓦伦丁(Curt Valentin),她展示了保罗•克里(Paul Klee)的画作,并在几年后把它们全部买下来。

通过赫伯特•麦特,她认识了杰克逊•波罗克(Jackson Pollock),购买了他的一张画作,先后用在纽约和芝加哥的展厅里。画家谢拉•希克斯(Sheila Hicks)在参与芝加哥展厅的面料展后,成了诺尔公司的设计师。

诺尔公司是美国为数不多的将当代画作与现代家具共同展出的家具公司,在美术作品与大规模生产的家具设计作品之间建立起联系,证明公司对现代艺术的向往与贡献。20世纪60年代,弗罗伦斯曾在纽约花园大道的展厅里展示了米斯•范德罗设计的家具,将一些设计上的细节放大,与博托亚的雕塑作品放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弗罗伦斯与麦特的合作非常紧密,后者为公司的广告宣传提供艺术指导,帮助设计公司的宣传手册,也是公司整体发展愿景的重要制定者之一。此外,弗罗伦斯还选择了专注企业设计的摄影师罗伯特•达莫拉(Robert Damora)和艾兹拉•斯特勒(Ezra Stoller),以及专业的艺术摄影师莫雷•拜耳(Morley Baer)和亚瑟•塞吉尔(Arthur Siegel)等。

全方位打造“诺尔形象”

弗罗伦斯通过一系列标志性的公司室内设计作品,逐渐形成了自己特有的办公室设计概念,她对于比例、照明、颜色、图案和细节方面的独一无二的使用方法,最终树立了著名的“诺尔形象”。

作为公司的设计总监,她为公司的家具设计、家具制造、室内设计、织物面料、图形广告、商业展示等每一个运营环节,都树立了完美的形象。她解释说:“规划部门是公司的心脏和灵魂,因为它控制着所有的外在形象,是最大的销售工具。通过展厅的设计和家具的运用,展示出了办公空间的规划潮流,而宣传手册中的形象展示也是非常清晰明确的。”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诺尔形象”成了美国现代设计的象征,经常被其他室内设计公司复制学习。

保持小规模的团队 

作为诺尔公司规划部门的负责人,弗罗伦斯全权管理公司的室内设计与家具生产。她曾指出:“刚开始的时候,很少有人帮助我,但后来加入我们的人越来越多。”但是,她所领导的部门员工从未超过8个人,其合作的设计师包括路易斯•比尔(Louis Beal)、刘易斯•巴特勒(Lewis Butler)、阿兰•邓伯格(Allan Denenberg)、海诺•奥罗(Heino Orro)、埃迪斯•科勒(Edith Queller)和大卫•阿伦(Davis Allen)等。其中大卫•阿伦后来凭借其在诺尔的工作经历,前往SOM公司牵头建立了室内设计部,除他之外,还有一些年轻设计师被其他公司挖走建立室内设计部门。诺尔公司人力资源部的皮特•安德斯(Peter Andes)对此提出过批评,弗罗伦斯回答说:“这其实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有时是双向的。”

总是和伟大的客户合作

在其从业的数十年间,弗罗伦斯与很多业界的领袖企业进行过合作,其中包括洛克菲勒家族(Rockefeller family)、史隆伯杰(Schlumberger family)和《看客》杂志创始人麦克•卡尔斯(Mike Cowles)等。她最喜欢的客户之一是CBS公司的总裁弗兰克•斯坦登(Frank Stanton),为CBS纽约总部提供室内设计是她一生最为困难的任务之一,她的好友萨林恩完成了一半的工作后于1961年去世,把后续的工作留给了她。她在谈到这一项目时说:“我尽量让它的内外同样整洁漂亮。”可以说,斯坦登的办公室是弗罗伦斯设计过的最为豪华的办公场所了,其中有定制的英国橡树板、铜制咖啡桌、11英尺长的工作柜等。她的空间哲学是,“背景越简单,思考过程也就越轻松”。

斯坦登的办公室由一个主办公室、秘书办公室、餐厅、衣帽间、浴室等组成。由于从办公室的一角向外能够看到CBS公司的一家竞争公司,弗罗伦斯采用厚重的丝绸帷幔把一面墙盖上,满是小铜珠的窗帘淡淡地反射闪光,似乎窗户上张开了一张网,百叶窗垂直排列,营造出渐变的亮光。沙发座垫采用的是Ulstrasuede面料,双线缝制,体现出男性的剪裁风格。凭借1956年申请的一项专利,沙发座垫上没有使用扣子,也能制造出一个个小凹陷,产生蓬松的感觉,增加了空间内的柔软氛围。

 

.......................End.......................

上一篇书籍推荐丨正版《董氏奇穴实用手册》

下一篇重磅:渣打财富管理APP荣获《财经》杂志 2018年“最具品牌价值金融APP” 奖项

相关文章:

变废本月排行

变废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