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酷|我和我的 “戏精”亲戚

时间:2019-07-12 08:00:01 来源:环球旅游网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VR资源 > 手机阅读

记得小时候,父亲一直在外地工作,只有每年春节,他才会拎着大包小包往回赶,和我们一起过一个团圆年。而每当父亲进门的那一刻,我们兄弟姐妹几个就蜂拥而上,簇拥着父亲,抢着拿他手里的大包小袋的,然后就跟“匪帮”弟子般跑至一角去“淘宝”了。而此时,妈妈也总是笑斥我们,是爹亲还是东西亲啊!

最让我们懵圈的是父亲的那些远房亲戚,平日里父亲不在家,母亲田里家里忙得昏天黑地,他们从来不主动帮母亲一把。可父亲一回来,他们好像约好了似的,赶趟了般往我们家里来,经常是人未到声先来:“哎呀哥,你啥时候回来的,我们都想你了,你看我哥,不愧是干大事的,这警服穿在身上,就是威风,看着就跟个将军一样。哥,你看这是咱平娃的两个娃,那个是林娃的一对儿女,这不也带来给哥看看……”父亲一边招呼着,一边从上衣口袋里掏压岁钱,我和哥哥姐姐一旁看的来气,就去打院子里嘎嘎乱叫的鸡。

小时候,最喜欢逗的,就是堂姐家的小木渎,那时小木渎大概两岁左右,长得虎头虎脑的。我们经常拿着糖果和点心,在小木渎面前咂巴着嘴,一副吃得很香的样子馋他。小木渎看得眼睛滴溜溜转,口水流得胸前小褂子湿了一片。于是,他痛快地答应我们各种“无理的要求”,表演得极为卖力,一会学小白兔跳,一会咧着嘴装哭,一会又说起“大公鸡喔喔叫”的儿歌。最恶搞的,有人让他把邻居家跟“蝎子”一样的丹丹妹妹抱着亲一口,他虽胆怯还是照做了,结果被丹丹抓的脸上立刻就挂了彩。

记得我十几岁时,总是惦记姐姐柜子里的“流行服饰”,每次看到她上班走远了,我就开始翻箱倒柜,拿出她的高领白毛衣牛仔裤,快速地穿上,还觉得不过瘾,再从床底下翻出姐姐新买的高跟皮鞋,拿起红纱巾在大衣柜的镜子前学着模特儿走猫步,有时还模仿姐姐,把一头长发披散于肩。有一次扭着扭着,竟然一不小心把脚的韧带给撕裂了,整整一个月,脚上都打着石膏,拄着拐杖去上学。爸爸问起时,只说在学校下台阶时,跌倒扭伤的。

这就是我和我的“戏精”亲戚们的故事,虽作,却也给寡淡琐碎的日子增添了一丝趣味,回想起来,有叹息无语,也有让人觉得戏谑莞尔忍俊不禁的欢喜一刻。

(李仙云/文 刊于《燕赵都市报》2018年12月9日15版)

上一篇八卦篇——八卦释义:离

下一篇中国人的健康大数据,惨不忍睹!

相关文章:

VR资源本月排行

VR资源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