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玉民:雾中行、寻初心 | 汽车人本命年

时间:2019-08-25 08:00:02 来源:中国雨伞网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NBA > 手机阅读

祁玉民在错误的时间去了错误的地方,但是12年的坚持让他在汽车人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他不会忘记2005年底的那一场雾,而我们更希望他不要忘记最开始的初心,因为正是那份初心将华晨带出了深渊,也只有那份初心才能够将华晨带向伟大。


记者|林嘉浩


最近一次,也是第一次看到祁玉民是在2018年的11月16日,广州车展的华晨雷诺展台。

虽然从入行以来就无数次听说过他的消息,但当“铁腕帅才”、“华晨拯救者”、“改革先锋”与“碌碌无为”、“好高骛远”、“黔驴技穷”这些词一起出现形容一个人时,你不禁会对他产生强烈的好奇心。

 

这个来自西北的汉子中等个头,肤色稍黑,除了日益显得明显的皱纹以外,十几年不变仿佛从90年代港台剧中就流行起来的三七开刘海是祁玉民最有特点的地方。

 

 

1959年出生于咸阳,有着来自西北的淳朴,还带着些东北独特的直爽气质,再搭配上上个世纪末的流行元素,看到祁玉民你就知道,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回首祁玉民在华晨的12年,更会发现他是一个另类的存在。

 

雾中行

 

祁玉民和其他汽车人不一样,他从来都不想进入汽车行业。

 

作为在大连已经工作生活了23年的祁玉民,1982年从西安理工大学毕业之后便来到这里,从大连重工的科员、总经理、董事长再到分管工业的大连市副市长,祁玉民在大连正准备一展宏图,然辽宁省组织部的一纸调任,将祁玉民委派到了沈阳的华晨集团,而这也为其以后的所作所为埋下了伏笔。

 

大连和沈阳经常大雾,但是2005年12月9日晚的那场雾特别大,被雾遮蔽住的不仅仅是大连和沈阳,更是祁玉民的心。“我在雨雪交加中,怀着难以明状的复杂的心情,去一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单位去从事陌生的工作!”祁玉民回忆起那时候的心情,悲壮之情不言而喻。

 

祁玉民到达沈阳的那一晚有两件事让他记忆犹新。没有一个人迎接的冷清和一间豪华套房的疑惑。

 

 

冷清的是仰融时代结束后的四年里,华晨换了三个掌门人,使得华晨集团管理面临崩溃,所有人对高层都已经失去信心。疑惑的是华晨汽车2003年尚且盈利9.36亿元,2004年则下滑至4860万元,2005年上半年则亏损2.99亿元,但是在这样亏损的情况下,华晨集团依旧每年花费2000万元和当地宾馆合作,原因仅仅是由于领导来要住。

 

但相比那时候的华晨,悲壮已经是祁玉民能够想到的最轻的形容词了。

 

上任之后,凭借着服从组织安排的信念和其有着政商结合的背景,祁玉民获得了辽宁政府的“尚方宝剑”,并且开始在华晨展开了大刀阔斧的改革。短短一周的时间,祁玉民通过降价将中国尊驰的价格最高下调了4万元,而同时,为了缓和现金流,祁玉民从银行贷款7亿,用于上游零部件供应商供货生产。

 

长久以来,华晨的决策者或是心有旁鹜,或是优柔寡断,而祁玉民硬朗、果断的办事作风让华晨内外看到一丝希望。终于,华晨这个生锈已久的战车终于再次发动了起来。

 

但是,作为中国大陆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上市公司,华晨股东在利益上剪不断理还乱,产权关系更是复杂。这些都让祁玉民痛苦万分,虽然他有着政界的和商圈双边的经验,但同时也意味着他要同时承受政府以及股东双边的监控和质疑,相对于董事长,他更像是一个协调员。

 

虽然在祁玉民的带领下,华晨汽车从群龙无首到向着一个目标前进,但这也对他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汽车行业不是起重机那样的重工业,市场竞争度还没那么高,本来就不是商人出身的祁玉民也遭遇到了滑铁卢的下滑。

 

 

与德国经销商签约15.8万辆的购车合同却因在安全碰撞中只取得了一星的成绩而全部取消,因为华晨没有做高端车的经验,就将华晨宝马销售渠道的切割给了宝马自己控制,因为利润下滑就将对于自主品牌发展最关键的发动机工厂出售,还因资金减少就将4.94亿元的价格把自主品牌中华轿车的业务出售给华晨,所得资金将用于轻客和宝马的合资厂中,祁玉民在迷雾中开始了蒙眼狂奔。

 

寻初心

 

到现在为止,对祁玉民的评判依旧充满着争议。

 

从祁玉民的所作所为来看,往往用最简单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同时又会产生无数的问题,妥协了政府却被股东唾弃,流言蜚语比针更痛地扎在了祁玉民的心中,而这层雾也比2005年那时更浓。

 

从2006年1月到2018年,祁玉民在华晨集团已经工作了12年的时间,从原来对华晨集团有责任没感情到现在有责任有感情,祁玉民早已经没有了最早那个悲壮的心情,但也少了最初的那一份执着的初心。

 

曾经因为仰融的离去,宝马减少了对于当时华晨中华的支持,为了能再次赢得宝马的支持,祁玉民带领团队3 次找宝马谈合作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祁玉民拍板怒斥:“如果你们不管,我们马上去找丰田。”最终,宝马妥协,向华晨派出一个技术支持小组. 并向祁玉民明确承诺:“华晨将是宝马在中国惟一的合作伙伴,而且永远是排他性的合作。”

 

也曾经记得2006年2月18日,祁玉民在沈阳中华轿车的总装车间对骏捷下线活动的一些细节做着最后的布置与确认。回想起来,祁玉民已经多久没有因为没有达到目标,而去愤怒?或为达到一个目的而去坚持?那一份细心和坚持,已经很久没有在祁玉民的脸上出现了。

 

 

迷雾不仅蒙住了祁玉民的双眼,更是蒙住了他的初心。

 

虽然,祁玉民在华晨的12年都在不断为辽宁市政府减少国有资产流失,提升国有资产,为股东提升利润、提升营收,为当地政府创造就业机会,带动上下游产业链。但我怀念的不是那个因为华晨宝马增持而被堵在门口的祁玉民,不是那个在发布会上夸夸其谈的祁玉民,而是那个为了达到目标而在4天内筹集7个亿的祁玉民,我怀念那个为了华晨集团活下去而不断奋进的祁玉民。

 

很多时候,因为这个位置,因为这个时代,因为这个行业,我们会给于太多的希望和期许,其实,我们也无须质疑他们姿态是否不够优雅,一个经历了如此多世事的国有企业,一个一个同样有着复杂人性的领导者,绝不是简单的道德判断就可以定义,也不是一个绝对的数字能够判断。

 

“你在华晨能干多久?”这是2006年2月在华晨汽车股东大会上,一位记者对于祁玉民的质疑。“第一个23年在陕西,第二个23年在大连,第三个23年就在华晨了”祁玉民掷地有声地回答。

 

2019年,祁玉民将要迎来自己的第5个本命年,12年前,祁玉民在错误的时间去了错误的地方,但是12年的坚持让其在汽车人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他不会忘记2005年底的那一场雾,而我们更希望在他的第5个本命年,不要忘记最开始的初心,因为正是那份初心将华晨带出了深渊,也只有那份初心才能够将华晨带向伟大。


本文节选自《汽车公社》杂志12月刊封面故事


THE END

汽车公社 | 每日汽车

微信号:iauto2010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到

其他公众号


速度 深度 态度  

长按二维码关注


上一篇吴新发:无惧岁月 | 汽车人本命年

下一篇李海港:文人气质下的战斗血液 | 汽车人本命年

相关文章:

NBA本月排行

NBA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