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人叶恭绰与云冈石窟

时间:2019-10-01 08:00:01 来源:北京资讯通 当前位置:我以为终有一天 > NBA > 手机阅读


叶恭绰青年像

云冈石刻完善者本稀,今又失九十七枚,将益减色。以少数无知之人希图微利,致文化上受莫大之损失,且令世界人民因此评为蛮族行为,言之实堪痛惜!

——叶恭绰《大同云冈石刻毁失记》(选自《遐庵汇稿》)

  1928年,叶恭绰获悉北京肆坊现大同石佛九十余枚后,痛心疾首。为查明真相,保护石刻,一方面致电国民党元老张溥泉:“鉴闻大同云冈石像近多为凿售,乞告阎公饬属严禁并酬保”;另一方面又联合蔡元培致电阎锡山设法禁阻。叶恭绰的努力得到了积极回应,地方军政和文化界开始重视并采取相应举措,对云冈石窟加以保护,且初见成效。由此,云冈石窟无人管护、任人盗凿的历史,在叶恭绰等有民族和文化情怀的有识之士呼吁中就此结束。

  叶恭绰(1881-1968),字裕甫,又字誉虎、玉甫、玉虎、玉父等,号遐庵,晚年别署矩园,室名“宣室”,广东番禺人,生于北京。1906年,入清廷邮传部。曾出任段祺瑞内阁交通次长兼邮政总局局长、三任交通总长、南京国民政府铁道部长。新中国成立后,出任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第二届全国政协常委。一生经历晚清、民国、新中国三个时期,跨越交通、金融、财政、诗词、书画、佛学等多个领域,是近现代书画家、收藏家、政治活动家。叶恭绰一生编著颇丰,包括《遐庵汇稿》《遐庵清秘录》《遐庵谈艺录》《全清词钞》《清代学者像传》《广箧中词》《广东丛书》等。

叶恭绰著《遐庵汇稿》(民国线装本,胡汉民于右任题签, 一函四册)

  叶恭绰作为近代文化名人,不仅在交通、诗词等方面成就卓然,而且在文物保护方面也功不可没。他在山西大同云冈石窟的发现和保护上曾做过努力,留下了重要的史迹,为云冈石窟文物的保护和研究添上不可磨灭的一笔。


  叶恭绰与大同云冈石窟的渊源还要从1912年5月讲起,时任民国政府交通部路政司司长兼铁路总局局长的叶恭绰,在讨论包括“大同支线三十七里”在内的张绥铁路整修问题时,听某工程师汇报说:“大同附近,有大批摩崖石刻,亦有寺院建筑,云是明代所建。”为了确认石窟的价值,叶恭绰嘱咐工程师:“多拍照片寄京”,并以史书和照片相印证,以为是北魏之物。


  1918年,因反对段祺瑞政府“西原借款”而辞去交通总长后的叶恭绰,约陈垣、俞人凤、郑洪年,翟兆麟、邵善阊等六人,于10月10日往大同,对云冈石窟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考察。叶恭绰作《大同云岗发现经过》一文(选自《遐庵小品》),提及与阎锡山商议酬五万元,“令地方(对云冈石窟)文武防护”一事。陈垣作《记大同武州山石窟寺》一文对此次考察有详细记载,同时还写了《云冈石窟寺译经与刘孝标》一文。开中国人以宗教、考古、历史、艺术视角研究云冈石窟之先河。


  1929年,叶恭绰与朱启钤等组织成立中国营造学社。前后近20年,中国营造学社存在的时间并不长,但却为中国培养了一大批古建筑和古文物的人才,其精神,更超越了建筑,成为中国现代史上的一座丰碑。叶恭绰、朱启钤等人力邀刚刚回北平不久的梁思成先生加入中国营造学社。后任中国营造学社研究员、法式部主任,致力中国古建筑研究的梁思成先生,于1933年9月6日与林徽因、刘敦桢一行来到大同,下午即开始调查测量华严寺,接着又对云冈、善化寺、应县木塔、恒山悬空寺进行详细考察、测绘。梁、林、刘三人还撰写了《大同古建筑调查报告》《云冈石窟中所表现的北魏建筑》,为大同古建筑保护和云冈石窟研究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就此,慧眼识英才的叶恭绰、朱启钤是有识才之德、举才之功。


  云冈石窟业已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叶恭绰为保护云冈石窟所做的努力,实属云冈石窟保护史中最早和最重要的一部分,值得后人铭记。


叶恭绰资助出版的《考古社刊》第四期(1936年)

中周一良《云冈石佛小记》一文和云冈石窟插图


- END -


来源:大同文旅
转自:云冈石窟官微

上一篇130句分门别类的名人名言,用在作文里,让阅卷老师眼前一亮!

下一篇令天买什么持码

相关文章:

NBA本月排行

NBA精选